兩周年堂慶講道 – 感恩是另一個末知的開始

兩周年堂慶講道感恩是另一個末知的開始

詩篇第一百篇是總結耶和華作王的一組詩。叫得總結,當然有他的引子。其實,詩篇第九十三篇就是一百篇的小引,第九十四篇論耶和華為審判的主,第九十五篇至九十九篇均預言基督為王,本篇則以稱謝為結束。

有人認為本篇是在聖殿落成時,民眾結隊遊行,進入聖殿時所唱的詩歌。以前猶太人差不多每日在會堂敬拜時唱這詩。後來有人根據本篇詩寫成聖詩,成為歷代以來教會所常唱的聖詩。

這種詩篇的篇排方法,除了第一百篇外,在第一篇亦可見到。詩篇的第一篇,聖經學者普遍認為是全卷詩篇最後成篇的一篇。同樣地,那篇是讚美詩。其實,我們可以這樣理解:詩篇可以有如今日經文般由93100篇一組組地組成,亦能是獨立的一篇。當把所有詩合篇,就有如英文書的篇法般,有時我們會用時序、或由 a  to  z 、要不要 The 字,排法結果就很不同。這等於我們唱普天頌讚般,我們不會相信第一首歌就是第一首寫成的意思。

說到感恩,人為何會感恩呢?陳慧嫻隻歌叫明日有明天,有句歌詞是這樣唱:若每天都享樂,便會忘記了快樂。看來,感恩往往是一連串事件之後,人對於該種事件最終的一種感受。現在讀聖經很方便,寫明這首是感恩詩,所以我們縱使沒有這種經歷,也能用文中之意去了解其詩的意思。

教會步入兩周年,是一件令人感恩 (亦都很感慨) 的事。在成立一周年時,我恐怕沒有兩周年,現在有兩周年,我又會想著有沒有三周年的可能性。不是在玩,而是很認真的說。

過去一年,哪噠經歷了許多的起跌。農曆年後,感謝 Thomas弟兄請了大家吃了餐團年飯,之後,教會就開始變遷。首先,我們的一對弟兄 Leo and Chung 飛往澳洲開始了 Working Holiday,一走就兩人,這令一所已不多人的教會開始冷清。這對弟兄中的Leo 是很盡力邀請新朋友的,沒了他,的確對教會產生了影響。

4月份,亦有同工因認為和我在教會事上合作出現問題而離開教會。他離開後,連同 Leo Chung,哪噠沒有了4個人。最清冷的一次只有我和 Kan Kan 返,而講員是 Pat Chu。教會的冷清和低潮,令到我產生了自責,即自問是否做錯了事,亦產生了壓力。

這個低潮又正碰上我失業,對我來說,我感到開玩笑的是:我對上一份工作,在2月辭工是因為兼顧不了工作與教會的分配。誰知,沒工作、4月時連教會也向下滑落。那段時候,沒收入、不敢四圍去,見工沒回音。我也開始抱怨、徨恐起來。這種狀況,對一所教會來說,是一個困局。對一個帶領者來說,是一種壓力。我想過很多次的放棄,在思考與禱告中最後明白,這種小形教會能夠生存,並不在乎於多少人,而是在於有多少上帝的羊需要被牧養。 即是說:有人有需要,仍有人返,哪噠就有生存的空間。而這個空間,是上主所賜予,在我來說,我控制不了。

5月,Ken 開始邀請一些新朋友返,如一陣幫忙聖餐的 David、做社工所以今晚要返工的 Winson、阿邦等。教會由零重新開始起步。

6月份,教會改革,改為每月一次崇拜,一次團契。換句話說,我把Pat Chu那次無人到的經驗避開,但實質是我的準備是多了,因為少了外援講員。而我在這裡,得特別感謝另一位,教會內自由傳道 Kan Kan 幫我分擔了講道的工作,否則,我會在這種憂柴憂米,憂教會的空間內窒息。

因為明白了哪噠的空間是上主所賜予,在我來說,我控制不了。 所以,7月份,我在教會的whatsapp內講:只要團契查新約只要有一人返,我也會開班,因每個回來的人,也有其當日尋求上帝的需要,我要做好本份。幸好,之後未試過亦不想試這狀況。

10月份,我碰上人生申首次被教會正面的歧視。詳細可以參閱 facebook。很多人想知邊間堂,今天,我只會說一次,公理堂。

歧視的事件用了我兩周去消化,我才不能逃避地慢慢接受這經歷,我真的給歧視了。別人説明了是因我的身份所致。當時,我真的掉入難過之中,作了同志平權20年的我,一直坦言接受自己,究竟是否原來只是自己不知道天高地厚而已?曾經離開了教會的我,最終為尋真而進入神學院,這次被教會摒棄的經歷,是我太天真,抑或是真相太迫真?上帝為何會容許人不斷以教會之名去排他?這次的遭遇,是我自己拿來的嗎?作為哪噠的帶領者,這種經歷尤如心如刀割。我的身份,以致教會,是否永遠的次一等?哪噠是否永遠都要與其他主流教會分離?我用了一段時間,心情才被整頓下來。

我想起欣宜女神這首歌的歌詞:不要低頭,光環會掉下來,哪噠教會,不要為俗眼收斂色彩。因為任何教會也是個很小的舞台,最重要的是哪噠教會要滿載大愛。這次的經歷,叫我更不易低頭,不低頭,因我清楚前方還要行,哪噠雖小,但必須注滿大愛,才能避免歷史重演。

輾轉到今天,哪噠香膏教會一年也就這樣地過去了,正如經文第三節所說:你 們 (我們) 當曉 得 耶 和 華 是 神 . 我 們 是 他 造 的 、 也 是 屬 他 的 . 我 們 是 他 的 民 、 也 是 他 草 場 的 羊 。.

正因為這樣,上帝永遠在保守著。

經歷了一切後,教會仍能迄立於這裡,所以我們:當 稱 謝 進 入 他 的 門 、 當 讚 美 進 入 他 的 院 . 當 感 謝 他 、 稱 頌 他 的 名。

今晚稱讚完畢後,上主沒答允天會常藍,有時甚至暴雨更甚。但經歷告訴我們,他的慈愛永在,因這是他的信實,可叫我們在痛苦中仰望,期待著盼望的來臨。

失落、悲傷,我們可以視為另令一次慶賀的邁進;而慶賀的高潮亦可能是另一次失落、悲傷的開端。無論人或教會也是跟隨這循環而學習。

我希望哪噠在日後在上主作王帶領下一步步地成長,但若然結局如願人違,我亦希望我們每一次的慶賀的片段,亦是信仰過程中成長的見證。

願上主親自祝福各肢體及教會。

誠心所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