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在講你嗎?(文可風傳道)

「哪噠香膏教會」2016.09.08 講道 文可風傳道

題目:是在講你嗎?
經文:路15 : 1-10

今日的經課一開始,就出現兩班人:稅吏和罪人、另外一班是法利賽人和經學家。這兩班人雖然同坐來聽耶穌講道,然而目的就很不一樣。稅吏和罪人是懷著一顆謙卑的心,而法利賽人和經學家則懷著一顆驕傲的心,目的是為了挑剔耶穌的錯處。所以經文一開始,法利賽人和經學家就指向耶穌接待罪人。如果換到今日的用語,就近乎於:「你看,這個人與罪人出出入入,好歹有限。」

耶穌就對他們說:「誰人中間有一百隻羊,迷失了一隻,不把九十九隻放在曠野,去找失去的一隻,直至找到。還要回到家裡,請鄰舍來一同慶祝,那隻失去的羊終於找到了。」

用喻意的好處,是令受眾能藉著故事,投入角色當中,令受眾更容易明白講喻意者 (即耶穌) 想說明的事實,處境,甚至感覺。但是喻意的缺點則是,一般的故事並非只有一個角色,只要聆聽者投入不同的角色中,也可有不同的效果出來。所以一般說喻意的,也會以他想說的作為總結,以免別人誤會了故事的意思。

在準備這篇講章時,我有看過一些文章參巧,當中數篇都有提及,萬一九十九隻羊走散了,那牧羊人就要成世找羊?這也是喻意的限制,暫時,我們姑且想信曠野有羊攔,羊不會走失。但問題是:若果你是99隻羊中的一隻,看著主人為那一隻所做的一切,你會有何反應?你可能會覺得主人偏心,或者自覺失寵,那隻羊也慘,可能會給別羊杯葛。

雖然,在今日的經課第7節中,耶穌為喻意解畫,說明在天國中每一個悔改的人同樣重要。一個真心悔改的比其他不悔改的人重要。但我相信,耶穌講完後立刻就感應知道這喻意並非是完美,甚至可能有後世人抽稱他對99隻羊的看法。於是他在第八節連接上另一比喻。

第八節一開始用上或是,即相同意思的另一喻意。故事說及一個女人,有十個硬幣,少了一個,且用心點燈,在房內四處尋找,找到了就請朋友鄰舍來一同慶祝。硬幣,一種不會出聲的東西,在這個比喻上,使人收窄了可不必要的爭議。把主角放回那女人身上。

如配合回99隻羊的比喻看,耶穌似乎有心地把可投入的角色收窄了。只餘下牧羊人和那女人。但我感耶穌仍有感死物的對比亦會惹上故事結構上太簡單的問題。於是,他再舉多個比喻去包抄上面兩個比喻。究竟,我這個看法會否有錯誤呢?如果要引證,我們就必須看下去。其實,聖經在抄經過程中,章節及分段才漸漸形式。我們不妨把浪子的比喻放進一起看。

浪子的比喻,簡單說,就是某人有兩個兒子,小兒子就對父親提出分身家,父親於是就把身家分給那兩個兒子。小兒子就拿著那些錢,終日揮霍。最後小兒子醒悟過來,向老父道歉。他父親見狀,立即叫僕人拿最好的衣服給他穿,又給他戒指。那時侯,大兒子就從田中回來生氣,不肯出房,大兒子對父親說:「我跟了你那麼多年,從沒背過你的會令,但你沒有給過我一隻山羔羊,叫朋友和我一起快樂。」

父親就回答說:「孩子,你常跟我在一起,我的一切都是你的,只是因為你這個弟弟是死而復活、失而又得,我們應當歡喜快樂。」

當我把這三個比喻比較時,我看到耶穌是一個十分懂得拿攝人性的主,他能看透世人的思想。這三個比喻是連接下去的,但內容相仿。當中提及在天國中找到有人悔改,比一切也重要。而作為大的,我們應努力找尋失去的,若找回,便應高興,而且這份高興好比得到一切,值得與人分享。

當耶穌道出99隻羊時,他已知人會可能投入在99隻羊的角色裡,因此反擊他,為什麼要拋下99隻羊在曠野呢,99隻比1豈不更大?於是他說出了硬幣的比喻,但說完又有感欠缺人性,於是加上了浪子的比喻作個大包抄。用父親與兒子的對話道出作為父親的責任,亦帶出兩位兒子對父親來說皆為重要,大兒子一直在天國中與父分享一切,而小兒子悔改回來,作為父的不會掩面不顧。三個比喻,既連貫,又能互補不足,足以看到耶穌的智慧。

看來耶穌要我們在這些比喻中了解天國得人的道理外,似乎耶穌想我們代入的角色並非羊、硬幣或兒子,而是牧羊人、那女人或那父親。亦即是說:我們有貴任為找羊而承擔。這是一個無疑的挑戰。我們很多時候,需要時求主、在邊緣時仰望,平安時承認自己相信,但卻很少邀請別人相信。或許,是因為今天的基督徒已很失禮,毫不行公義、好憐憫。但在今日的經課中卻是看到邀請人信,是上主看重的事。縱然,花上一生只有一個相信,上主亦同樣看重。

基督的信仰不是個人為主的信仰,所以,我們不能隨己喜好活在神國。有時侯,我們要細閱基督的要求,縱然,有些要求看來是困難的,但反過來說,既然相信了,我們亦要相信,只要我跟隨,上帝會埋尾。

不知道大家對上一次向別人傳講福音已是何時,固意還是自然地說,但今日我們重温這個挑戰,求上主安排我們再有機會被使用,令更多人相信福音是與他們有份的。我們現代常笑說,重要的事要說三篇,耶穌早就知了,所以今天耶穌也說了三篇。我們願意跟隨嗎?

「哪噠香膏教會」,的確是一所很清靜的教會。對我而言,這並不重要。早上一份工,回家後許多時也累,隨著教會改革為一崇拜、一團契周後,我準備的時數反而多了。我不敢說我打理教會事務很好,但我相信,只要上帝仍使用,多少人來非我之願。有些肢體也許知道,今天是我的生日,我的願望是希望「哪噠香膏教會」仍能被主所用,在主的時間表內成長起來。我們每人能有如今日經課的教導,緊守崗位,帶領更多迷失的羊、硬幣或兒子回來。

誠心所願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