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的信心從何來(文可風傳道)

大的信心從何來 (短道)
日期 : 201662

經文:路加福音 7:1-10
講員:文可風傳道

今日的經文,給你第一個的印象,或是故事的核心是什麼?

「信心」。的確,聖經裡面有很多的故事提及信心。宗教內面,若不提及「信」字,的確就好像沒話可說。但如果事實是這樣,基督教又是否一種的迷信呢?當我這樣說時,信徒們都會很抗拒,因為大家都在相信。然而,「信心」是否沒依據且不能解釋的呢?

我們先回看今日的經文,大家可否回答我,百夫長相信耶穌能使他在病裡受苦的僕人醫治的理據在那?

在第二至三節的內容中,我們是得知他曾聽見耶穌的事,他相信,是因為先聽見,然後去才找耶穌。但是他的信心並非麻木,他雖然相信耶穌,但並不相信因為他相信,耶穌就能伸出援手,他的僕人就必得醫治。在第四節他嘗試提出信心的理據,說是因為那僕人愛他的子民,為他們建做會堂。於是,耶穌就覺得很合理,而跟那百夫長差來的人走。而經文指出,走到差不多到家時,百夫長又派幾個朋友到耶穌面前,說不必勞駕主來到舍下,相信主說話便能成就。耶穌最後就說出這百夫長的信心是大的。

這段經文當我反覆地看數十次之後,我會發覺這百夫長的信心是憑確據地遞增上去。因為經文上面並沒有交待到整件事的時間性,而且只有很少的篇幅,可能這會令我們忽略了這個思考。

我們嘗試再一次一起閱讀這經文。在第二節看到百夫長先是聽見,然後產生信心,第三節,因著信心,百夫長差派人去見耶穌,在第四至五節中看到被差派的人向耶穌表明信心的依據。第六節前部份,耶穌就跟差來的人一起回去,到第六節的後半部,百夫長再差人向耶穌說不必來到舍下。以第六節上文下理來看,這極有可能是在第二節被差派的人當中,有部份被差派的人,比與耶穌同行的那一班,更早回家告知百夫長耶穌正在去他們那處。看來,這並非是一段短的路程。而耶穌的去,去百夫長的家,是令百夫長再差派人向耶穌說話的誘因。如果耶穌第一刻就選擇遙距醫治,百夫長就不可能有此回應。百夫長的信心回應亦是有確據,就是沿自他的經歷,他向耶穌提出的方案,只要說就能醫治,是沿自他職業的經歷,他相信只要說一句話,屬於他下面的人就會聽從,縱使,百夫長似是把屬下與能力的概念似乎混為一談。在這11節經文內面,我們看到百夫長和耶穌的過程是互動,這證明了信心並非麻木,而是要從各種經歷中成長。

我們基督教一直有一個詞彙出現,就是「信心的確據」。我們要對上主有信心,但這信心不是麻木的,是與你的生活及與上主的經歷一起與日俱增的。你對上主的信心因何而來呢?

我可以舉一個例子令大家明白。「祈完禱後跳樓」,我相信大家就會明白信心大與迷信之間的分別。祈完禱後跳樓,最大的問題是什麼:「確據在那?」

性小眾的信徒,很多時候並喻為神蹟,因為無論外間主流教會如何排斥我們,我們仍對信仰不離不棄。但這份不離不棄絕非是盲目,是有主與我們的經歷在內,甚至有時候,我們會在聖經內再進一步求真,在原文、歷史脈絡上找出更多可能性,成為「信心的確據。」

信心的確據,在教會的發展上,亦可憑現狀或過錯而建立更確立的信心。今晚的崇拜後,我們會一起為教會分享下異像,希望上主帶領我們有信心地確立能實踐的,而不是空談的遠境。

最後,容許我在此分享自己過去4個月的經歷。對於辭職,求問主是去年10月開始的事,我last day 2 月,4個月內見過無數的工作,白天有無數次的擔憂,自己亦有信心的動搖。同時間,教會上有人事及人數上的變動,我在準備這個短講時,我真實的,有被撕裂的感覺。我再次找尋有如百夫長信心上的確據。過程中,我得承認自己信心的不足,我有虧欠於上主。回想起三年的神學生活,十多萬的學費我只交過一年,兩年的實習,收入約三萬,但我活下了,我的信心在那?至於教會,我覺得連接上今日對信心課題的思考重點是:這地方亦是緞練及經營大家與上主信心關係的地方。教會從來不是文傳道的教會,若果大家同樣感到這個地方是屬於大家,我們就應共同地經營下去。我記得芷媛提過,教會的蜜月期已隨1周年已逝,事實亦是這樣,如果大家仍然相信1,000元的租金是種神蹟的祝福,而我作為首個畢業的同志神學生,我與大家能夠共同地告訴福音和同志是有關的,而我們的相聚是非必然的,我們就應共同接受上主的邀請,好好的建立教會,讓更多的人信靠主,令到更多的人知道福音是和同志有份的。

誠心所願。